字节跳动被诉:虚高估值焦虑下的“饥不择食” ?

2019-04-29 20:07:29 财富1399

  各种互联网项目,新手可操作,几乎都是0门槛

当张一鸣把字节跳动的枪口对准各个赛道的互联网巨头,他或许早已想到会有今天的局面。

4月26日,今日头条因大量窃取百度“TOP1”搜索产品结果,被百度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字节跳动立即停止侵权,赔偿人民币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

头条、百度互诉之前,它与腾讯的争端已经贯穿整个2018年,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截至2019年1月涉诉案件高达365起。

频繁的被诉声明直观印证着字节跳动与各大互联网巨头的业务冲突,而这背后正是其高估值支撑的巨大压力。就在不久前,字节跳动开启大范围期权换购,以期权变年终奖。据部分知情人士透露,对老员工来说,44美元的每股期权价值所对应的公司估值为660亿美元,而新员工期权的60美元,所对照的估值则为900亿美元。

660亿、750亿或是900亿美金,不断被拉高的市场估值,反而透露出字节跳动的焦虑。

字节跳动的估值“游戏”

2017年间,字节跳动的估值约为220亿美元,到了2018年8月,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披露,其估值可能超过450亿美元。然而3个月后,字节跳动完成Pre-IPO融资,创纪录的750亿美元再次超出了外界的认知,而且近期期权换购,张一鸣这种画大饼的操作,让员工对公司估值的心理期待直奔千亿美元而去。

巧合的是,张一鸣年初也正好提出了1000亿元营收的目标。

如若字节跳动今年能实现这千亿元的预定数字,那公司支撑起高估值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但对比2018年的业绩状况,目标实现难度较大。

彭博社在今年1月的报道中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字节跳动在融资会中对投资者表示,预计该公司2018年营收在500亿—550亿元人民币之间。该营收数据只达到预期范围下限,这也是数年来字节跳动营收首次没有超过预期。

对比2018年已经上市的美团、小米,可以发现,这500亿左右的营收似乎也支撑不起字节跳动远高于两者的估值增长。财报显示,2018全年,小米营收录得1749亿元,同比增长52.6%,经调整利润8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9.5%;美团点评全年收入为652.27亿元,同比增92.3%。

字节跳动全年营收不及小米的1/3,也比低于美团,可估值却比小米、美团的市值高峰多了几百亿美金,再加上,有消息称海外投入也导致公司出现巨额亏损,可见,字节跳动的估值难免存有泡沫。

如果说以往字节跳动以超高的业绩预期和过快的业务扩张来拉升估值,那到了今年难免要有些尴尬。

一方面,如彭博社所说,广告业务增长速度低于预期,这和头条系产品的增长瓶颈有直接联系。从QuestMobile的数据看,2018年前三季度,头条系(头条、抖音和西瓜视频等)的用户使用时长出现负增长,头条app的月活用户数增长率也大幅下滑,从2017年初的三位数降至2017年7月的两位数,到2018年9月增速仅为14.5%。

另一方面,过快的业务扩张依旧没有实现字节跳动盈利模式的多元化,这和其撒网式布局填充了估值巨大增长区间的趋势相反。

更长远来看,庞杂的业务线加重了公司内耗,更引起互联网巨头的强势反击,这是未来几年字节跳动都将面临的风险。

全网“公敌”,四处“碰壁”?

《张一鸣的APP工厂》中写道,(字节跳动)看准一个方向,就多做几个产品,哪个效果好,支持哪个,这家公司具备批量生产App的能力,快速试错的成本已经被压缩到最低。抖音就是在张一鸣的这套新产品“生产机制”下,从诞生到爆发,很大程度上,字节跳动高速的扩张频率和产品更迭,也依赖于此。

不过,在超出内容产业范畴后,这种流水线模式似乎开始失效。先是悟空问答、微头条,后有多闪,字节跳动推出的社区或社交产品,几乎折戟沉沙,这不仅是因为这些产品自身的缺陷,更关键是他们难以跨越行业巨头的防守壁垒。除电商、社交外,其它领域也是如此。

近两个月来,字节跳动控股上海墨鹍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收购效率工具“幕布”,并推出新的阅读产品番茄小说。还有消息称,公司将向海外市场推出一款类Spotify的音乐流媒体产品,而且开始筹备一款漫画App。

至今,字节跳动又将“触角”延伸到企业办公、音乐服务、数字阅读,以及游戏漫画等二次元内容。

以音乐流媒体为例,尽管字节跳动为避开在国内与腾讯音乐的竞争而转向海外,可全球音乐订阅市场的份额早就被Spotify、Apple Music瓜分殆尽。Apple Music报告称,2018年上半年,Spotify继续保持36%的全球市场份额,Apple Music增加2%、达到19%,而国内音乐巨头腾讯音乐仅仅占据8%。

这种情形之下,落后数年的字节跳动还如何奋起?更何况,其发展音乐流媒体服务所依赖的抖音,在海外进展得也颇为不顺。

再比如游戏,国内市场长期存在三个玩家:腾讯、网易和其它,即使字节跳动能够通过强大的资本力量,收购一些游戏厂商补充它在游戏版图上的空白,但以腾讯网易这两大巨头对游戏上中下游产业链的把控,字节跳动很难从分发渠道入手,打破现有的游戏格局。

所以,如果字节跳动不能在这众多业务线对应的赛道中,获得头部位置,那么随着业内马太效应越发明显,他们不仅会加重成本压力、拖累公司业绩,而且也可能直接暴露公司估值虚高的真相。

这是字节跳动多线扩张、四处立敌的最大风险,但另一重风险还在于其快速试错的过犹不及。

估值焦虑下的商业“原罪”

百度起诉字节跳动窃取“TOP1”搜索产品结果,不免令人想到今日头条抓取算法的“原罪”。今日头条成立之初,从其他原创内容平台随机抓取内容,以实现内容聚合和精准推荐,是其发展壮大的基础。尽管后来随着平台对原创内容的投入和扶植,这种劣性的侵权事件已经大为减少,但是字节跳动所牵扯的纠纷依旧很多。

比如,因传播并推荐了截取自电视剧《延禧攻略》的1314条短视频,被爱奇艺诉至法院;还有因今日头条未经许可提供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百余篇文章,被腾讯诉至法院,如此大大小小的案件,高达365件起。

当然,内容产业里的侵权纠纷不计其数,字节跳动只是较为“突出”,但近来随着公司“流水线”作业的高频压力,公司开始遭受抄袭或复制的质疑。

去年10月26日,印度方言社交平台ShareChat向法院起诉字节跳动,称Helo在广告语、产品设计和内容三方面,是ShareChat“完全的复制品”。随后法院下令,要求字节跳动停止在谷歌广告中使用“ShareChat”的字样。

1月16日,推出社交APP“多闪”的第二天,该款APP的宣传视频,被爆抄袭了加拿大动画设计师 Vucko 两年前发布于vimeo上的视频,紧随而来的是多闪产品设计上的诟病,被称作Snapchat和Instagram的混合体。而且近期,刚刚上线的番茄小说,同样采用“免费阅读+广告”的产品模式,而这一模式最早始于趣头条旗下的米读小说。

今日头条曾是革新者的角色,最开始,张一鸣坚持“算法没有价值观”,也颇有种当初王欣为技术辩护的无畏精神,但现在大规模扩张背后迫切的时间和营收需求,却正在让头条系产品抛弃技术创新的原则。这一点也不得不重新追溯到估值的问题上。

在字节跳动披露Pre-IPO融资时,全天候科技曾披露软银等机构与字节跳动签订了对赌协议,“据融资材料披露,若6年内未IPO,将按8%复利回购”。不久之后,路透社撰文证实了这个猜测,“字节跳动虽然以780多亿美元估值融资,但多个信源表示其部分融资的条件是对赌其IPO时估值达到900亿美元”。

由此可见,张一鸣今年将营收目标定为千亿,也正是为了推动其估值达到对赌协议的要求,不过这也给字节跳动的商业变现带来不堪负重的压力。故而,为了保持其“批量”生产app并试错的运转速度,难免有些投机取巧。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互联网风口骤停,经济周期消退,一些明星创业公司曾经的高估值也逐渐变成难以承受之重,这点去年上市的小米等企业已经验证,今年字节跳动又是否会重蹈覆辙呢?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