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出狱股”齐涨停 黄光裕复出就能救国美?亏损激增10倍

2019-04-16 07:42:03 财富1399

谁在害怕黄光裕复出?

黄光裕又被回来了?

4月1日愚人节这天,国美传出黄光裕即将出狱,再次搅动人心。有媒体报道,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4月1日在香港向媒体透露,国美零售创始人黄光裕将于明年出狱回归。随后新京报又发快讯,国美李虹表示是媒体听错了,黄光裕2021年出狱,没有变化。转息之间,21世纪经济报道称,记者并未听错,国美确实宣称黄光裕明年出狱。

21世纪经济报提供的音频中提道,“从公司内部来说,明年基本上也是老板的回归年。老板的回归年不管是在资本市场还是员工上,都会有一种更高的寄许、更高的热情。还有可能促成一些业务的发展,所以基本上是会越来越好吧”。

对此,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对时间财经表示,黄光裕出狱,对于国美及国美投资者,具有心理层面的影响,即“大老板出来了,我们更有信心了。”但不会对国美市场地位提升及经营业绩改善产生实质性作用。

道理很简单:在狱中的黄光裕对国美具有实际决策权及影响力,国美任何重大决策都是黄光裕做出的,或者必须经过黄光裕同意才能执行。既然如此,出狱和不出狱,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消息真假未定,“黄光裕概念股”却是实实在在地涨了。山东金泰在14:17之前股价涨势维持在2%左右,与大盘接近,14:17直线涨停,同样拉起直线涨停的还有国美通讯、国美金融科技、国美零售和中关村。“由此可见,国美零售被称为'出狱概念股'名副其实。”刘步尘说。

众所周知,国美零售于1992年港股上市,是一家以经营各类家用电器为主的全国性家电零售连锁企业。创始人黄光裕作为“国美之父”曾带领国美狂奔突进,一时间风头无二。2008年,国美的销售额达到1200亿元,与苏宁相当,是当时阿里的40倍。

2004年至2008年,黄光裕三度夺得胡润百富榜内地首富,2006年还成为福布斯榜内地首富,成为风云无两的人物。

但如今黄光裕离开国美已经10年,进入而立之年的国美零售,2018年营收只有苏宁易购的22%。如此残局,“传奇”黄光裕出狱后能搬回一局吗?

奇葩“出狱”概念股

2010年,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服刑期间曾获2次减刑,执行刑期任至2021年2月16日。

但在此之前,黄光裕提前出狱的消息层出不穷。有意思的是,每次都能带动相关股票上涨。因黄光裕仍实际控制有国美零售、国美金融、拉近网娱和国美通讯、中关村五家上市公司,再加上黄光裕胞兄实际控制山东金泰14.98%的股权。该“六剑客”,构成了市场惯称的“黄光裕概念股”。

每次黄光裕出狱的消息一出现,黄光裕概念股总是很“配合”。此前的今年2月14日,国美零售开盘后持续走高,市场传言黄光裕提前出狱,最高峰时股价一度上涨11.59%。截至当天下午4点收盘,国美零售股价最终报收0.77港元,较上一交易日上涨11.59%,全天成交量达4.7亿港元。

1月31日,国美零售法定代表人由黄光裕母亲曾婵贞变更为刘丽焕,曾婵贞此前担任的执行董事和经理职务也一并更换为刘丽焕。彼时,便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或为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出狱提前布局,能让其在出狱后以最快时间接手国美控制权。当天早上,国美零售开盘后持续走高,截至下午4点收盘,国美零售股价最终报收0.77港元,较上一交易日上涨11.59%。不出意料,中关村当日上涨3.31%,国美通讯今日上涨5.37%。

2018年8月15日晚间,中关村发布公告称,国美电器拟增持公司股份。在大盘下跌18点的情况下,中关村一字板涨停,国美通讯则在冲击涨停后,大涨4.89%;山东金泰也大涨了6.19%。

2017年10月17日,“黄光裕即将出狱”的传闻重演,国美通讯拉升至涨停,中关村盘中涨7.71%,山东金泰也拉升近5%,国美零售一度涨逾10%。

再早前的2016年5月3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黄光裕减刑11个月。随后,国美通讯(当时名为“三联商社”)5日内大涨8.65%;中关村5日内上涨4.15%,而国美零售(当时名为“国美电器”)股价此后震荡上涨近一个半月,由5月30日收盘的0.90港元/股一路上涨至2016年7月18日的股价高点1.02港元/股,涨幅超10%。

亏损激增10倍

摆在投资者面前的财务数据却给不出好消息。3月29日,国美零售发布2018年年报,2018年公司销售收入约643.56亿元,同比下降10.09%。归属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约为48.87亿元,去年同期亏损为4.50亿元,亏损同比扩大986%。

销售承压。报告期内,国美零售1381间可比较门店的总销售收入约为532.02亿元,同比下降13.78%。从区域销售分布上看,北京、上海、广州及深圳四个区域的销售收入占整体销售收入的比例约为33%,而去年同期为34%,反映出来自一级市场的收入占比正在降低。

代表公司产品竞争力的毛利率也在下降。国美零售2018年全年综合毛利率16.8%,同比降8%。毛利约为97.39亿元,同比降11.90%。

可对比的是,国美的“老对头”苏宁易购,2018年营收为2449.57亿元,同比增长30.35%。归母净利润为133.28亿元。

债务方面,2018年,公司减去合约负债的流动负债为399亿元,流动资产为235亿元,未能覆盖流动负债,此外,国美零售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01亿元。

刘步尘称,一个经营业绩堪虞,靠翻来覆去炒作“老板出狱”的企业,很难让投资者对它的未来建立信心。

除了“大本营”国名零售,“黄光裕”概念股基本只有中关村的医药板块增长较好,其他业务几乎全线溃退。国美金融科技包含个人及商务借贷、融资租赁、典当、保理四大业务,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当期录得营业收入约为2680万元,同比下降33.00%。期间,公司商业保理业务收入同比减少874万元,商业保理业务经营费用同比减少1137万元。

拉近网娱业务在音乐、影视领域。2018年度,公司亏损2.37亿港元,而去年相应的亏损额仅有8091万港元,亏损扩大193%。

国美通讯(原名“三联商社”)原为国美系在山东的零售业务,2016年底收购做移动智能终端的德景电子,剥离零售业务,成为国美旗下的通讯公司。公司此前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称,预计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5亿元到-3.5亿元。主要原因是自有品牌手机业务产生亏损。此外,公司在2016年购买浙江德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价款,公司向控股股东借款5亿元,年利率为6%,导致公司财务费用较大。

仅有中关村业绩颇为亮眼。公司此前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亿元至1.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01.18%至741.42%。

要知道,黄光裕入狱期间并非完全失去了对国美的掌控。毕竟现在把控国美的是黄光裕的妻子、母亲和妹妹。黄光裕妻子杜鹃曾在2016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遇到重大事件,会与狱中的黄光裕沟通。称“每个月见一次面,主要书信沟通”“光裕培养了我”。

刘步尘还表示,“黄光裕再传奇也是人,经过十多年的监狱生活,黄光裕能否快速适应这个完全不同的新零售时代还很难说,更遑论带领国美重振辉煌。要知道,黄光裕入狱的2008年,微信都尚未出现。”

最关键的还在于,国美系在亏损中挣扎时,互联网巨头携大量资金在国美的目标市场跑马圈地。阿里、腾讯、京东、网易等巨头参股永辉、华联、高鑫、家乐福、步步高、居然之家、海澜之家各显身手。各大手机厂商以及互联网公司的lot平台搭建也基本成熟,正在逐步跨入家电领域。5G时代下智能家居的前景也在互联网公司的筹谋中。

“我个人对国美的未来持较为悲观的态度,因为国美已经失去了在新零售时代崛起的最佳窗口期。”刘步尘说,8年前,当京东和阿里还不够强大的时候,苏宁易购和国美电器处于大致均等位置。但是,国美因为战略层面不作为,直接导致其不愿意在电商及新零售层面做出实质性布局。结果可想而知,就是今天已经被边缘化。想东山再起,已经非常困难。

此外,黄光裕曾经撕开市场的杀手锏“低价策略”也将水土不服。毕竟彼时家电产品进入产量过剩而同质化年代,黄光裕手中又握有份额占优的渠道,后期甚至是达到相对垄断的地位。而如今,家电行业利润已经压得很低,国美的行业地位优势不在。黄光裕面对如此期待,又该如何着手呢?这或许要等黄光裕真正出狱了,才能知道。(财富1399财经 陈世爱)

相关推荐